风流村医

作者:李大宝


      杨明又点了两瓶啤酒,服务员离开之后,惠敏笑着说道:“杨施主,你点这么多菜能吃完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尽量多吃点不好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可是我是出家人,出家人不可以吃肉的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杨明笑着说道:“你们那两个师姐还不是想吃肉才生的这病o”杨明笑着说道,“人生就这样短短几十年,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o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两个人聊了一会菜就上来了,开始的时候,惠敏还不好意思吃肉,当她吃完一只鸡腿之后,再也控制不住了,边喝啤酒边大口吃肉o
  
  
  
      酒足饭饱之后,惠敏的脸也有点红彤彤的了,她笑着说道:“今天真的是破戒了o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杨明笑着说道:“早救该破戒了,要不你还俗算了o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还俗我能干什么?”惠敏笑着说道,“我只有初中文化,上班人家都不要呢o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初中文化够用的了o”杨明笑着说道o
  
  
  
      这时,服务员已经把找零的钱送了回来,杨明也带着惠敏出门了o
  
  
  
      两个人上了车子,杨明笑着说道:“你今天不能回山上了,要不你和我一起帮我看白干子去吧o”
  
  
  
      其实惠敏这一天下来,还是比较喜欢杨明的,她笑着说道:“好呀,那我们是不是要睡在野外呀o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是呀,我回去拿条席子,拿个棉被就可以了o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两个人说着话,时间也过得很快,杨明开车没有回家,而是到果园去了o
  
  
  
      因为果园里面有被子,他本来已经打算搬果园了,所以那里也有床和被子o
  
  
  
      杨明的地离这里本来就不远,又是一条小路,小路是不好开车的,那车子锁在果园里,杨明拿了一条凉席和一条被子就出发了o
  
  
  
      农村一般白干子要晒三天,第三天一般就干了,可以拾到家里等着卖钱了o
  
  
  
      不过农村难免有小偷,他们一般都是在山芋干差不多晒干了才去偷的,一般老百姓都会在最后一天晚上拿着被子在地里睡觉,防止小偷过来偷白干子o
  
  
  
      杨明到了地里,看到满地白花花的山芋干,说道:“还好,没有被偷,明天找几个人收了就没事了o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着,他抱了几团山芋秧子扑在了地的中间,然后把席子扑在上面,笑着说道:“我们晚上就在这里睡觉o”
  
  
  
      惠敏笑着说道:“我以前都是一个人睡的呢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今天我们一起睡,最多我不碰你好了o”杨明笑着说道,“我是有素质的人,你不要害怕o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着杨明又抱了几团山芋秧子放在了四周挡风,毕竟现在是秋天了,还是有点寒风的o
  
  
  
      挡好风之后,杨明说道:“进来吧o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想尿尿……”惠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o
  
  
  
      “没事,你就在地里尿好了,我又不看o”杨明说着躺了下来,用被子盖住了脸o
  
  
  
      惠敏看到杨明用被子蒙住了脸,才敢找个地方方便,杨明都能听到“哗哗”的声音,可是真的没有抬头看o
  
  
  
  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这么黑的夜晚,就算看也看不到什么东西o
  
  
  
      惠敏方便之后,走到了杨明跟前,她站在那里迟迟不好意思进去,杨明笑着说道:“惠敏,你把外衣脱了吧,要不皱了明天穿着不好看的o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着,杨明自己也把外衣脱了,放在了围着的山芋秧子上面o
  
  
  
      惠敏想想也是,如果穿着衣服睡一夜,第二天真的不好再穿了,于是她站着把外面的衣服脱了,可是脱了之后还自己真的有点凉o
  
  
  
      看着惠敏抱在膀子,杨明说道:“再不进被窝就冻坏了,抓紧过来呀o”
  
  
  
      其实惠敏在答应来和杨明一起看山芋干的时候,就已经心里有准备了o
  
  
  
      就像现在的网友,她只要答应和你一起开宾馆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,最坏的打算已经愿意接受了,也就是可以睡一起了o
  
  
  
      如果她没有这个心里准备,她不会和你一起去开宾馆的o
  
  
  
      而惠敏的心里也早有准备了,第一她喜欢杨明,就算杨明要干那事情,她也认了o
  
  
  
      杨明看她不好意思,伸手把她拉了过来,惠敏笑着说道:“我还没脱鞋子呢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着她把鞋子脱了下来,然后钻到了被窝里面,杨明小声说道:“冷不冷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有点冷……”惠敏蜷缩着身体说道o
  
  
  
      杨明拦着冷了她的脖子,说道:“我搂你睡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惠敏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呀,她真的没有经过这样的事情,现在心里说不出的滋味o
  
  
  
      杨明知道她紧张,有意地说道:“惠敏,你有没有父母呀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杨施主……”惠敏说道,“我自幼是被拐卖的,被卖到了一户人家,他们没有孩子,当时我小时候对我还可以,只是在我上中学的时候,我养母怀孕了,然后他们对我也不好了,特别是我养父o” ,o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就喊我杨明就可以,不要喊我施主了,喊我施主听着有点别扭o”杨明笑着说道,“你养父对你不好?怎么个不好法,难道他对你耍流氓了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杨明不让她喊施主,惠敏也就不好意思再喊施主了,她幽怨地说道:“杨明,你说对了,那老东西开始总想占我的便宜,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喜欢牵着我的手,有时候说话有意的把手放在我的腿上,我当时只以为是父亲对女儿的关心,我也没在意o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那怎么后来发现不对头的?”杨明笑着问道o
  
  
  
      “有一次,我妈出去了,在沙发上他的手搭在我肩膀上,手顺着我肩膀往下滑,滑到我妈妈上,我就感觉不对头了,于是我反抗了o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杨明之所以这么迫切地问,是怕惠敏真的被他的养父强bao了o
  
  
  
      “后来他把我按到沙发上要亲我,我养母回来了,我养母看到他这么对我,竟然没有责怪他,我感觉到自己在那个家里危险,于是我第二天就跑了o”惠敏说道,“我没地方去,就到了这个尼姑庵做了尼姑o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杨明笑着说道:“你的遭遇太不幸了,你怎么当时不来找我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