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村医

作者:李大宝

readx();    杨明的山坡荒地已经弄得差不多了,四周都围上了铁丝网,房子也建的差不多了,他要从村里扯电过去。
  
      于是杨明就去找电工赵虎,赵虎的老婆回娘家了,就他一个人在家,赵虎笑着说道:“杨明,我们兄弟也不是外人,从村头架到你那里要用三根电线杆子,还有电线,你要花钱买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,你给我搞好,该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想这个东西都是村里的,我直接给你用了,你随便给我点就可以。”赵虎笑着说道,“我就报到村里的,这样我们都合适。”
  
      杨明笑着说道:“无所谓,只要你给我搞好就可以。”
  
      说干就干,赵虎找了几个人帮忙给杨明架电,要把电扯到山上,还要扯到各个房间里。
  
      到中午的时候还没有搞好,赵虎的弟弟赵豹突然跑来了,说道:“哥,我嫂子在哪里你知道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嫂子不是回娘家了吗?”赵虎边忙着手里的活边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刚才看他在吴大海家里!”赵豹说道,“她在骗你,她根本没有回家,在和吴大海鬼混呢!”
  
      赵虎一听,立即坐不住了,男人就是这个样子,他可以泡别人的老婆,但是绝对步允许别人玩自己的老婆。
  
      赵虎路过一家商店买了一把菜刀就奔吴大海家里了,人家商店的
  
      菜刀给钱就卖,才不管你买菜刀干什么呢!
  
      来到吴大海家门口,吴大海的家没有院墙,就是普通的三间堂屋。如果有院墙,赵虎的老婆张小云站在窗户前也不会被赵豹发现了。
  
      看到房门从里面插着,赵虎一叫踹响了房门:“吴大海,开门!”
  
      “谁呀!”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**老娘,抓紧把房门打开!”
  
      门打开了,只见吴大海手里还在提裤子,边系着腰带边吃惊地看着赵虎。赵虎一拳打在吴大海的胸口:“麻痹的,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!”
  
      吴大海自知理亏,没敢还手,更何况看到对方手里还拿着菜刀,他真的害怕赵虎一激动把他劈了。
  
      赵虎到里间内室一看,自己的老婆光着上身,只穿一个三角内裤,满面惊恐地坐在床上。
  
      赵虎拿起菜刀,就要砍张小云,这时赵豹跟了上来,硬是抱住哥哥,不让他砍嫂子。然后吴大海乘机夺下了菜刀,扔在了一边,赵虎一看菜刀被夺,大声喊道:“松开我!”
  
      赵豹看到哥哥没有了菜刀,也就松开了手,赵虎对着老婆的脸就是一巴掌,“啪”的一声,张小云的脸上顿时出现了手掌印,她捂着脸坐在床上,动都不敢动。
  
      “还不抓紧穿衣服。”赵豹没好意思看嫂子的身体,在一旁着急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张小云好象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,伸手到床边拿自己的衣服,赵虎一把把衣服夺了下来:“不准穿,你能做出不要脸的事情,就不要穿衣服!”
  
      说完话,赵虎拉起张小云,就这样把她拖到门外。这时候门外已经聚集了好多人看热闹,看到张小云只穿着一条内裤,不由得议论纷纷,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说一句话。
  
      赵豹捡起菜刀,他怕被哥哥再拿到手里,吴大海这个时候已经吓跑了。赵虎看到吴大海跑了,对着张小云的屁股就是一脚:“贱人,回家!”
  
      张小云蹲在地上,双手抱在怀里,护着自己的胸口,她没有动。她是个女人,怎么能光着上身,只穿着一个内裤回家。
  
      赵虎从屋里拿出张小云的鞋子,用鞋带把两只鞋子拴在一起,然后挂在了老婆的脖子上,嘴里说道:“破鞋,回家吧,回到家里我在收拾你!”
  
      张小云不敢把脖子上的鞋子拿掉,但是她也不愿意走,她毕竟还是有羞耻的人,怎么能让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光着上身走在路上。
  
      何况这里离她家最起码一千多米,杨洼村庄子很大,方圆几公里,十个生产队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赵豹过来劝道:“哥哥,让嫂子穿上衣服吧,这么多人看着难为情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行!偷情是要付出代价的,我让她穿着内裤就不错了,她如果不走,我马上把她内裤也脱下来!”赵虎恶狠狠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赵豹真怕哥哥做出更离谱的事情,他也不敢再帮嫂子求情了。这时张小云说道:“你偷情的时候我骂你了吗?你能偷情我为什么不可以!”
  
  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张小云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。
  
      “贱货!”赵虎说道,“你真的要我把你的内裤扒掉才开心是吧!”
  
      说着他真的伸手去拉老婆的内裤,赵豹实在看不下去了,伸手拉住哥哥的手,没让他下手。
  
      张小云泪流满面,脖子上挂着双鞋子,双手护着自己的前胸,朝自己家的方面跑去。赵虎挣脱弟弟的手掌,向张小云追去。
  
      就这样,一个女子光着上身在大街上跑,一个男人在后面边追边骂。
  
      农村相比较市里还是落后,这样的事情如果在市里出现,早就有警察介入了。但是在农村,没有人愿意管闲事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。
  
      年轻人看笑话的多,甚至有些人议论,说这女人的皮肤好白,有些人还说,这个女人个子不大,Ru房不小呀!有些老年人看不下去了,嘴里说道:“造孽呀,造孽,这是什么世道!”
  
      赵虎好象并不解恨,边追边打,还满嘴脏话。
  
      如果平常人走一千多米,也许感觉时间很快。但是在张小云看来,时间太长了,她感觉这一千米,走了千年,走了万年……
  
      她没脸面对任何人,没脸面对自己的女儿,如果自己父母知道,她更没有脸面对自己的父母。她的父母虽然在另一个镇上,但是早晚会知道今天的事情,父母知道后,肯定会为有她这样的女儿感到羞耻。
  
      到了家里,她刚拿到衣服穿在身上,赵虎也追进了屋子。一脚踢去,张小云倒在了梳妆台前,头部正好撞在了桌子角上,顿时躺在地上不动了。
  
      赵虎看到她躺在地上不动,以为她是装的呢,又踢了一脚,嘴里还骂道:“我让你装熊。”
  
      当他看到老婆没有一点反应,也有点害怕,把手放在张小云的鼻子前,感觉她真的没有了呼吸。